大红酸枝资讯中心

演的方式是结观形式背后的类型或型学中常用的

类型和原型并不是现代中式家具设计的本质和最终目的,只是家具形式变换的媒介,而类型提取和抽象的目的是获得新的形式,这就必须将隐藏在客观形式背后的类型或原型向着新的具象形式转换。转换是结构的基本属性和构成方法之一,是在理性逻辑和推论的基础上展开的形式类比推演、变形和转化,而不是随意的、无限制的变化。因此,类型转换是基于理性的类推设计基础之上的,对于类推设计,G·勃罗德本特认为存在图形式类推(iconic anologies)和准则式类推(canonic anologies) ,前者可以针对具象的形态、图案、装饰及元素进行意象构想,后者则是基于类型系统及几何式构成图示上的抽象延展,如笛卡尔格网格(Cartesian grids)和柏拉图体(Platonic solids) 等(如图4-23)。在传统中式家具类型转换的过程中,图形式类推和准则式类推都能够为理性分析形式之间的结构关系有所帮助,经过提取和抽象的传统中式家具的类型在形成最简化的几何图示后,其结构性的约束相对于具体细节和要素的约束条件更为简单,但更具刚性特征,因此,在进行类型转换过程中对于数量化的、几何化的演绎则比较重要。根据类型学中常用的转换方式,我们在传统中式家具的类型转换中可以采用:拓扑推演、引用移植和裂变聚合等。

拓扑推演

拓扑推演的方式是结构主义的重要方法,是以拓扑学(Topology)理论为基础的。所谓拓扑推演就是指不拘泥于几何形式,而抽取类型要素组合的拓扑形态,以要素间的接近性(proximity),连续性(continuity)及闭合性(closure)来描述和重组类型要素,从各组成部分之间的结构关系上从事理性的推演,因而推导出一系列与类型相似、相关的方案,为进一步的形式实现提供基本构想和参照素材。拓扑推演强调的是类型的等价性,但不是“完全相等”,如圆形、方形和三角形尽管形状完全不同,但在拓扑变换中却是等价的,拓扑是在保证原型结构关系不变的基础上,对构成图示的要素进行变形、延展、拉伸、缩放、秩序重组及等量性的转换以产生新的表现形式。拓扑变换可以表现在细部结构和特征要素的延展性变换,如通过抽取出典型性的部件、图形、图案进行重复、位置变换、体量缩放等处理,使之形成系列化构形要素,以取得形式之间的内在关联性。如图4-24为嘉豪何室“中国红”系列家具,就从传统中式家具中提取出云纹元素进行拓扑变换,通过不同材质、位置、尺度、圆缺等手法而构成不同的形式。同样,联邦家私的“龙行天下”系列家具则对“龙纹”形式进行拓扑变换办公家具并在形式上做了较为明显的改变,使形式更具变化性(如图4-25)。此外,拓扑推演可以用作整体形式的构思转换,对整体结构关系从几何图示的关系上进行调整、演绎和变化,如可以打散局部结构进行重组、调整尺度比例及虚实空间的面积对比等,这种方式的应用对于形成现代中式家具的基本形式构想是非常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