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页:首页 > 红木文化 > 古典文化
明式家具上攒接与斗簇工艺发展的步骤
信息来源:中山市富宝轩家具有限公司信息中心 更新时间:2017-11-10 收藏此页


全联艺术红木家具专业委员会专家顾问、明清家具研究学者张辉

作者简介

毕业于山东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先后任职河北省博物馆、河北教育出版社。1994年后,在北京多家出版社任策划组稿编辑,并创建北京紫都苑图书发行公司。著有《曾国藩之谜》(经济日报出版社),整理《曾国藩全集》(中国致公出版社)、《中国通史》(中国档案出版社)、《中国名画全集》(京华出版社)、《古董收藏价格书系》(远方出版社)等著作。从2000年开始,从事明清家具、文玩古董收藏和研究,现为三家专业艺术媒体专栏作家。将考古学、人类学、图像学、历史学之方法论引入家具研究。2017年出版《明式家具图案研究》(故宫出版社)。

“攒”是工匠术语,原指一种完成结体的工艺,以榫卯方式把短材纵横接合起来。如以此工艺完成的牙头叫“攒牙子”或“攒牙头”,以别于用锼挖方法造成的“挖牙子”(亦称“锼牙头” 或“挖牙头”)。王世襄为使其意义更为明显 ,在“攒”字之后加上“接”字,形成了“攒接”一词。

严格地说,攒接含义实应有二,一是完成构造结体的方法,二是在形式美感上,又是拼合各式各样几何纹样的手段。将若干小块木料组合成面积几何图案,进而将该图案多次重复连接,成为二方连续或四方连续,按需要组合成大小不同的装饰面。让家具多出空灵、疏通的美感,达到玲珑缤纷的效果。

中式家具采用榫卯结构完成结体是伟大的构造工艺手段。而以攒拼组合变化缤纷之几何纹样,同样是不可低估的装饰成就。

攒接图案的设计,要合乎工艺和用料的要求,又以规律性的重复造成韵律感和形式感。这要有良好的视觉审美修养。攒接图案的制作中,各个短材的开榫、凿卯形式多变,又要求整齐划一,工艺繁复而又要求精准。

明式家具早中晚末的各个时期,都使用着攒接工艺:

它属以锯子、刨子、凿子为工具的工艺,不涉雕刻手艺,所以攒接作品往往属于明式家具发展第二轨迹上的作品。

黄花梨床、榻围板通过效仿漆木家具,对攒接工艺进行了拿来主义,使得这类攒围板式的罗汉床、架子床获取多方面的叫好:

(1)整料制作独围板,木材成本高昂,而以短料攒成围板则降低了木材成本。

(2)攒接工艺造就了多种纹饰,所有适合攒斗的图案,尽入明式家具毂中。各种攒接的围板让罗汉床、架子床呈现一款款活泼研美的作品。

(3)攒接工艺可以消除整木的木性应力,防止木材在干燥或潮湿等不同环境下的缩胀变化,以及由此而来的扭曲、变形、断裂。

在攒接工艺基础上,斗簇工艺后继而来。

斗簇是指用若干种形态相同的小木块、小木条斗合成透空图案,其相交处使用“栽榫”连接。斗,乃拼合之谓。簇,是丛凑或丛聚成团之意。

斗簇而成的图案,无论圆方,匠师统称之为灯笼锦。的确,斗簇工艺更能营造花团锦簇的艺术效果。

攒接和斗簇工艺合起使用,简称为攒斗。

攒、斗、雕刻三种工艺在罗汉床、架子床围板上,不同时段,呈不同式样,工艺次第演进。大致是明晚期、明末清初为攒接,继之多为斗簇工艺。清早期后多使用雕刻图案,但斗簇工艺继续使用。在很长时期内,它们交错使用,一床之上,攒、斗、雕并存,只是伴随时间的更替,攒、斗成分越来越少,透雕成分越来越多。

在清早期浮雕工艺大规模使用后,攒接和斗簇工艺虽有被边缘化趋势,但仍有使用,并有精品出现。

攒接、斗簇工艺发展的具体步骤:

首先是万字纹、风车纹,其次是十字连方纹、曲尺纹,再次为仰覆山字纹、冰裂纹、寿字纹、福字纹等。

斗簇工艺发展的具体步骤:

十字斗四合如意纹(灯笼锦)、十字斗四合云纹、团龙斗四合如意纹等。

万字纹、风车纹是最方便简单的攒接图样,广泛使用于早期明式家具上,这与当时工艺步伐合拍。此时期雕刻工艺尚未到来,攒接工艺也刚刚展施拳脚。

此后随着工艺的发展,攒接图案进一步复杂。十字连方纹、曲尺纹、仰覆山字纹、冰裂纹,乃至复杂的寿字纹、福字纹、十字斗四合云纹、团龙斗四合如意纹等不断产生。

各种攒斗纹样纵横伸延,于欹斜纷杂中见齐整规矩,诚为形式审美中了不起的成果。

匠师是按照美的法则来创作明式家具,攒斗工艺也是如此,其成果符合现代建筑理论中的连续韵律和交错韵律的审美。实例如下:

黄花梨如意足架子床(图1)腿足为如意云纹形、挖缺做。它与壸门式牙板一起形成床下部的优美曲线。葆有宋代以来大漆家具的腿部式样。宋式家具与明式家具的血脉传承关系,可窥一斑。


图1_明晚期—明末清初 黄花梨如意足架子床
长202厘米 宽108厘米 高187.5厘米
(佳士得纽约有限公司,1998年9月)

床围为风车纹,短木攒接。这是攒接工艺最早期的图案式样。

此架子床上挂檐为扇活,栽榫与床体相结合。挂檐正面分为五格,侧面分作三格。每格攒框打槽装绦环板,上锼挖方折海棠形鱼门洞。

床盘面沿为直平面。壶门式牙板边缘上宽皮条线打洼。牙板两端边缘仅有一个尖牙纹装饰。

黄花梨家具在初起之时,一概仿漆木、柴木家具中造型简约的器物而为之。在许多类别家具上,耗费材料的“如意足”一类式样基本是被摒弃的。但古人对黄花梨架子床是例外的,这张架子床就已表明这一点。

据行家所言,此类如意足架子床多发现于浙江绍兴一带。

此架子床修饰上以锼挖、攒接工艺为之,为简练、淳朴、空灵、玲珑、典雅、清新等风格。代表早期黄花梨架子床的风貌。

本例己属简练之作,尚有更简练者,除四柱外,床顶不设挂檐。

黄花梨万字纹架子床(图2)六柱打洼,靠背围板和侧面围板均以打洼短材攒接,为复杂化的万字纹。前门围板则是攒十字纹。挂檐分左中右三格,每格装的绦环板上挖一对海棠式鱼门洞,两侧为透雕云纹。挂檐下枨两端为平肩榫。而六柱上端为尖头榫,下有柱础。


图2_明晚期—明末清初 黄花梨万字纹架子床
长218.4厘米 宽132.1厘米
(见安思远:《洪氏藏木器百图》)

冰盘沿床盘下为矮束腰。

直牙板大圆角与直腿相交接,内翻马蹄足已磨损殆尽。以上一切特点均表明其年代的久远。

紫檀灵芝架子床(图3)为四柱式,挂檐为扇活,栽榫与床体相合,其正面为左中右三格,各雕灵芝纹,由螭尾纹串连成画面。挂檐下两角置螭龙纹角牙。这一组纹饰不离螭龙螭凤。


图3_紫檀灵芝架子床
长211厘米 宽141厘米 高228厘米
(中国国家博物馆“承古融今星汉灿烂——中国嘉德艺术品拍卖20年精品回顾展”)

两侧和后围子为上下两层,上为双环卡子纹,下为十字连方纹。床盘面沿混面,下有束腰、直牙板,小弯马蹄演示了直腿马蹄足向鼓腿转变之际的形态。

此床四柱,为清早期之作品,而在明万历的《三才图会》插图上,可见六柱架子床。故可言四柱架子床不一定年代偏早。

黄花梨云龙纹架子床(图4)六柱,有柱础。

扇活式挂檐,左右挂檐绦环板上透雕梅花纹,为喜鹊登梅纹之简化,喻意相同。梅花纹间有双桃,取双双长寿之意。


图4_清早中期 黄花梨灵芝云龙纹架子床
长222.7厘米 宽144.7厘米 高224厘米
(选自《明式家具图录》)

挂檐下出现门楣子,不同于常规的挂牙, 亦示其年代之晚。门楣子上透雕云龙纹,龙口衔灵芝纹,灵芝纹为螭凤纹之简化体,依然表达夫妇和美的寓意。但这亦表明年代之变迁。两旁楣子上亦有灵芝纹。云龙纹、灵芝纹和门楣子形式的出现,表明此床年代偏晚,为清早中期,乃至更晚。

床边抹面沿厚大,饰一条洼线,上横面较窄,为立边做法。软藤活屉,一如所有立边作法的成例。

四面围板攒接、斗簇图案,为二方连续的带状装饰。纹饰以十字纹横向相连四合如意纹,纵向连接半个反向四合云纹。前围板中心为正向四合如意纹,四角饰局部如意纹。

矮束腰,直腿,矮马蹄磨蚀严重。

黄花梨螭龙寿字纹架子床(图5)六柱间置罗锅枨,这代表一种力学的考虑,也可能是另有意味,或是某个地方做法。挂檐上雕喜鹊登梅纹,意为喜从天降。挂牙为螭龙纹,意为苍龙教子。前围板分三层,上层、下层雕螭龙纹,中层螭龙体寿字突显,四周为缠枝莲,构图新奇。用料厚大,雕刻断面上精细有工,透雕犹如圆雕,纹饰仰俯变化、凹凸交错,令人叹为观止。


图5_清早中期-清中期 黄花梨螭龙寿字纹架子床
长252厘米 宽156厘米 高222厘米
(中国国家博物馆“承古融今星汉灿烂——中国嘉德艺术品拍卖20年精品回顾展)

后围板和床侧围板为两层,上层为螭龙纹卡子花,下层为斗簇四合云纹,四合云纹中间分置形形色色、表情不一的螭龙纹,形成韵律的美、变幻的美,绚丽若高贵之锦缎。

鼓腿粗壮,形态为直腿与小挖马蹄腿之间。它有意光素,却有力能扛鼎之势,犹如整床繁复纹饰的别致基座。唯其如此,愈加有力。

束腰打洼,这是制作年份偏晚的表现。

在众多架子床中,此床是图案工艺极为出众的一例,尤其是图案雕刻的厚密繁缛与细致圆润令人称奇。它再一次表明了明式家具的鼎盛期会诞生更多的杰出的作品。

此床可以诠释雄浑、纤浓、典雅、劲健、绮丽、豪放、缜密等风格。它像一个横截面,让我们看到明式家具的黄金年代。(来源:第四十三期《品牌红木》杂志  张辉∕文)

  • 联系我们
  • 门市:广东省中山市沙溪镇隆都家私城A座
  • 全国服务热线:400-1819-238
  • 电话:+0760-87120388
版权所有:富宝轩红木家具 技术支持:品牌红木网 粤ICP备15050327号